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专访Bigger研究所 | 中传高材生投身短视频,“种草+科普”内容狂揽1600万全网粉丝

      在得知自己的短视频配乐侵权而遭到起诉,并登上微博热搜时,Bigger研究所的第一反应是震惊,接着是不知所措。

      这个在微博拥有369万粉丝、全网粉丝超1600万的头部短视频博主,专注于以科普的形式进行种草测评、好物发现等,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,备受粉丝喜爱。

      音乐版权风波发生之后,他从震惊和无措中回过神,着手开始处理:先是发布致歉信,接着表示服从赔判,最后还发了视频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      此外,他背后的MCN机构papitube也在第一时间发布了《自媒体版权基础指南》,帮助行业人士提高版权意识。

      风波平静之后,短视频工场联系到所长,并进行了专访。我们从版权风波谈起,并聊到了他的从业经历、内容创作等。

      短视频创作之路不易,但他仍带着满腔热情前行。这次突如其来的版权风波对于他来说是一次经验教训,或许也是整个行业的“成人礼”。

      音乐版权风波

      “对不起!各位父老乡亲,没想到在2019年,我第一次上热搜是因为音乐侵权被别的公司告了……”

      9月12日下午3点,短视频博主Bigger研究所在微博发布了致歉视频。

     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两个月前。

      7月23日,某音乐版权商业发行平台起诉短视频MCN机构papitube旗下博主Bigger研究所未经授权使用了Lullatone于 2011 年发布的原创歌曲《Walking On the Sidewalk》。

      事件曝光后,由于papi酱较高的知名度和所长是其公司旗下的博主,于是当天#papi酱公司短视频配乐被诉侵权#话题就登上了微博热搜第一

      很多不明事件的网友们都误以为是papi酱做错了事,引发了大量的关注和讨论。

      Bigger研究所也在第一时间发布了微博,表示开始的时候确实版权意识不强,接到通知之后已经全网下架了带有该音乐的视频,且papitube和对方音乐版权公司正在走法律渠道解决中。

      8月30日,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,判令被告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 7000 元。

      9 月 2 日,乐版权商业发行平台宣布,将继续对papitube上诉,此次上诉将围绕侵权价值和维权成本的赔付金额展开。

      9 月 12 日,Bigger研究所发出公告表示服从判决进行赔偿,并发出致歉视频,表示会服从二审的赔判。

      至此,这则“短视频音乐版权风波”暂且告一段落,但作为当事者,Bigger研究所的所长感触却很深。

      “一开始知道这件事时我有点震惊,还有一点不知所措。”所长如此说道。

      之后,在具体的沟通和解决过程中,他发现整个短视频行业严格意义上来说可能90%以上的短视频创作者都对音乐版权处于一个懵懂的状态。在音乐版权领域,也并没有专门面向短视频BGM的收费机制。

      这次音乐侵权事件被媒体称为“国内MCN商用侵权第一案”。

      谈及此次版权风波的影响,所长表示:“其实这也是一件好事,就像早期中国互联网的视频网站也有很多盗版,然后随着版权意识的提高,大家对版权也慢慢重视起来。音乐版权在短视频行业中使用的规范化,也许就要从这开始了。”

      专访Bigger研究所 | 中传高材生投身短视频,“种草+科普”内容狂揽1600万全网粉丝

      除了发布致歉声明,服从法院的判决、购买适合自己视频的曲库外,所长所在的短视频机构papitube也在9月12日当天发布了《自媒体版权基础指南》。

      该指南是根据papitube自身经验总结,从软件、字体、音乐、图片几个维度,讲解了自媒体作者该如何正确使用素材,帮助业内人士提高版权意识。

      所长和papitube都希望,这是国内MCN商用侵权第一案,也会是最后一案。

      “Bigger研究所”的诞生

      在因为这次音乐版权风波而在微博上受到广泛关注之前,“Bigger研究所”实则已在行业深耕了3年,是知名的种草评测类博主。

      Bigger研究所诞生于2016年10月,是papitube签约并自主孵化的短视频账号。

      目前,Bigger研究所全网粉丝超过1600万,其中微博369万、抖音541万。

      不同于部分短视频创作者是误打误撞进入行业,所长属于“科班出身”,且在专职做短视频博主之前,已经拥有丰富的短视频制作经验。

      据了解,所长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广播电视编导专业,大学时就喜欢看电影和综艺,还喜欢旅游。

      毕业后,他曾先后在腾讯、爱奇艺工作,在开始创作短视频之前,担任过papitube短视频制作人一职。

      那时候,他的日常工作是给公司的签约博主提供内容,帮助他们涨粉以及做一些运营、变现上的指导和沟通。

      专访Bigger研究所 | 中传高材生投身短视频,“种草+科普”内容狂揽1600万全网粉丝

      2016年10月13日,他发布了第一条视频,开始了短视频创作之路。

      但当时制作人的工作还比较忙,公司也处于起步阶段,于是他只能利用周末和下班后的时间来做短视频。直到2018年初才正式放下制作人的工作,全心全意投入到短视频创作中。

      他坦言这段幕后工作的经历对之后的短视频创作是有一定帮助的,“关于选题、拍摄和剪辑这些基本功都在,我可能会更了解这个行业,了解用户们是什么样的想法,知道他们兴趣点在哪。

      转型博主后,他第一时间就签约了papitube,除了本身因为作为公司制作人很了解公司外,还有一个原因是papi酱。

      “pa老师就像是公司的一个魂,我们公司很多博主来公司都是因为很喜欢pa老师。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,papitube是一个很专业的短视频公司。不像很多半路转型的机构,它是一个从一开始就做短视频的公司,对这一方面有足够的经验。

      他表示,就像此次的音乐版权事件,公司也是第一时间着手准备,也全面支持自己。这样,他也能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创作,不会被过多的东西所干扰。

      专访Bigger研究所 | 中传高材生投身短视频,“种草+科普”内容狂揽1600万全网粉丝

      谈及为何选择从幕后转型博主,所长表示,当自己有想表达的东西时,之前我们可能是借助主持人、嘉宾或演员一些形式来表达,但这中间经过那么多环节,表达出来的东西总会与当初的想法不一样。有了短视频之后,他可以直接将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。

      同时他也发现,短视频跟传统的影视还是有所区别的,并不需要出镜的人长得很好看,所以想着自己也许也能试一试。

      创作初始,他直言遇到了许多困难,最困难的莫过于寻找视频的定位和风格。

      翻到所长早先的视频,场妹发现视频的定位更多是科普一些有意思的小知识,像第一期的《民谣装逼指南》,教网友如何有逼格地听民谣。而在后面视频开始往好物测评、种草方向靠。

      “那时候流行的短视频类型多是搞笑和美食,而评测类成熟的创作者尚未出现,评测、消费品这一块很少人做,我们尝试了几期后逐渐找到这个方向,中途也有慢慢调整。

      在打磨与摸索后,这才有了Bigger研究所如今的定位:将科普知识与好物种草、测评相融合,成为种草短视频赛道的先行者。

      从内容到变现

      场妹认为,Bigger研究所有以下几个鲜明的亮点的特色:

      1.一人分饰多角,互动性强

      在所长最近发布的iPhone11测评视频中,除了向网友展示iPhone11的外观等,帮助网友区分iPhone11的各种型号,科普价格、摄像头以及新增的功能外,测评途中也一直谈到自己上手的真实感受。

      所长一人分饰两角的风格依旧存在,一来是作为情节引入视频正题,二来能提高视频的记忆点,三来也提高了视频的趣味性和调动视频氛围。

      一人分饰几角的想法最早萌生于2015年,不过那时所长是想将其应用在传统的脱口秀视频中。

      之后短视频的出现更新了他的理论,他想短视频碎片化的剪辑手法或许能和这个想法结合起来,于是这个设定就诞生了。

      2.场景丰富

      另一方面,视频中的场景也与早先单一的布景有很大的不同,场景更丰富了。

      同样的场景观众看多了会腻,尤其是在抖音风靡后,观众看腻达人的时间已经更短了,所以需要不停地去做调整、改变,丰富视频的形态。“不变的博主可能会凉得更快。”所长笑说。

      3.边科普边种草

      科普是所长一直坚守的点,他希望网友们能通过视频中获得一点东西。

      就像“我是什么都懂一点的所长”这句话,本来是所长对自己的一个定位:我可能对什么都好奇,什么都会去了解一点,但我又了解得不多。

      他希望能将这一点通过短视频传达出去,让自己的视频有更多价值,而不单纯是做物品推荐、测评。

      专访Bigger研究所 | 中传高材生投身短视频,“种草+科普”内容狂揽1600万全网粉丝

      目前,Bigger研究所团队大概有7、8人,所长除了出镜之外,运营、剪辑、摄像等最后也都需要由他来拍板决定。

      变现方面,目前Bigger研究所以电商和广告为主,但其中广告占比更高。电商方面,Bigger研究所有“Bigger零食店”和“Bigger便利店”两家淘宝店。

      今年常被谈起的直播带货,他也有在准备中,但还未有明确决定说会在哪个平台直播。“因为主播和短视频创作者,其实有很多不一样,所以还需要试试看。

      扎根短视频领域

      焦虑是很多短视频博主都感同身受的事情,所长也不例外。

      目前,Bigger研究所的更新频率为每周更新三、四个视频,他坦言还是有一定的压力。

      一方面是他经常出差,时间经常不够用;另一方面是要不断产出新的东西,还要维持内容的高质量,容易有灵感枯竭的时候。

      专访Bigger研究所 | 中传高材生投身短视频,“种草+科普”内容狂揽1600万全网粉丝

      他入行已经快3年,创作了几百个视频,大多选题都做过,现在要找一些有新意又没人做过的选题比较困难。这也是他目前创作所面临的一个困境。

      但好在他并非单枪匹马作战。“一个人想选题可能会有瓶颈,但是大家一起想,不停尝试各种东西,就没那么困难。

      同时,他表示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已经分不开了。有时候出去逛街逛超市,满眼都是选题。生活成为了他所有的选题的来源。

      在短视频行业深耕3年有余,在吸引、留住粉丝方面,所长表示吸粉的核心还是要靠内容,光靠抽奖等都不是长久的办法。

      而在好物种草、测评这一块,所长表示创作的核心是不能脱离用户,所以即使有时是一个很好的选题,如果脱离了用户,效果也会不好。

      另一个就是要保持创作,将创作规律化。除了要坚持更新,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外,在内容上也要坚持定位,再做适当调整,这样才能做出成绩。

      专访Bigger研究所 | 中传高材生投身短视频,“种草+科普”内容狂揽1600万全网粉丝

      短视频行业发展迅速,种草短视频的赛道也日渐拥挤。种草评测内容已经不像3年前一样,创作者少、优质内容缺乏。

      而且由于种草内容自带“带货能力”,离变现最近,成为了各个平台的必争之地。

      但所长对此保持乐观态度,他表示未来依旧会坚持内容创作,即使将来不当达人出镜,也会在短视频道路上以另一种身份继续驰骋。

      风雨过后才能见彩虹,经历版权风波短暂阵痛的“Bigger研究所”,还在短视频创作之路上继续披荆斩棘。


      ©短视频工场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74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