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对话bilibili 陈睿(下):B站的未来

      《晚点》:在与A站的竞争中,B站做对了什么?

      陈睿:合法化、正版化、商业化。

      如果不是我一来B站就去申请相关的资质和证照;如果不是我们2014年就布局版权和游戏发行,我们活不到现在。还有上市的时间点,上市之后的两次融资节奏,都是卡着点的。毕竟老同志有老同志的优势嘛。

      其实有没有B站,A站都会挂。因为它就没有做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能力。

      bilibili源自超电磁炮拥有者御坂美琴发电的声音

      《晚点》:B站从二次元起家,逐步拓展到其他领域和更广泛用户。如何把握社区文化浓度跟用户规模之间的关系?

      陈睿:社区本质是个农耕氛围,对用户来说,社区最好的状态就是它出生的一瞬间。以后有任何变化,都会有人反对。

      我要做的是通过产品设计让B站变成一个弹性最大的社区。比如我刻意降低B站的社交属性,让用户少碰面。很多人问我怎么不做贴吧,打死我也不做。

      把B站打造成以内容为中心的社区,能极大减少由于用户规模的增加对原有用户的体验。每次用户见面只在视频下面见,社区扩大了十倍,只要这一类内容还在,他会觉得这个氛围是没有变化的。

      《晚点》:新用户进来,对于教育他们如何以正确姿势参与到社区,有什么心得?

      陈睿:让社区氛围足够包容,比如互相攻击的会被禁言;鼓励大家互相夸奖,其他社区用户会觉得B站用户没脑,什么up主投稿都说好,他错了,创作者只需要爱他的观众,

      《晚点》:你曾说你对社区的理解国内领先。你有什么认知是远高于同行的?

      陈睿:我对社区的理解是,1.用户的体验不是来自于你的产品本身,而是来自于这个用户跟其他哪些人在一起。2. 社区满意度比单个用户满意度更重要。

      你一定要选择对你的社区发展长期有利的用户,我不是不团结其他人,而是我一定要知道对我社区发展最有利用户是什么?第一就是UP主。

      2017年我们把首页从分区改成智能推荐,遭到用户强烈反对。但我顶着反对也要做,因为这对up主有利。如果up主都不生产内容,观众就散了。

      《晚点》:同样是智能推荐,B站和抖音、头条的算法有何不同?

      陈睿:抖音的算法是为播放量优化的,我们的算法是为关注数优化的。

      抖音模型是流量产生收入,收入购买内容,内容产生流量。它是一个纯流量模型,它一定是为VV(video view)优化的,VV越高用户使用时长越长,广告越多。

      B站不一样,B站是UP主创作内容,内容吸引粉丝,粉丝激励UP主,我的平台是以创作者为核心。

      《晚点》:同样是社区,B站和快手的区别是什么?

      陈睿:快手的情感温度比B站要低,但又会比很多平台高。但用户对B站的感觉是什么?这是属于我的地方,这是我的家。

      《晚点》:做社交和做社区需要什么不同的能力?腾讯擅长社交,但为什么没做好社区?

      陈睿:做社交比做社区难,社交是纯人性的把握。但腾讯更擅长的是通信工具,腾讯对于通信工具的理解,我认为超越这个世界上所有公司。

      微信在弱网状况下的体验,绝对是全世界最好的。当微信告诉你这个信息发出去了就一定发出去了,能做到这一点是很可怕的。

      《晚点》:难道不是因为大量资源和钱的投入?

      陈睿:我觉得是专注。

      《晚点》:头条、抖音、快手满足了人的什么本质需求?和B站满足的需求,是否有优劣之分,是否有大小之分?

      陈睿:所有提供内容的产品,本质上都是填补人性的空缺。B站满足的是兴趣,你能结识与你有相同兴趣的人。头条满足的是Kill Time,这也是人的本质需求。

      快手有社区,而抖音是更纯粹的工具。你刷的时候,平均十五秒,它是一种条件反射、肌肉记忆,跟嗑瓜子很像,它是人的一种本能。

      这种本能经过机器学习的调校过后,它无限逼近你的欲望曲线。我觉得它是一个占领你植物性神经系统的一个产品。

      抖音是流量驱动的产品,而十几秒长度是无法完整讲述一个创作主题的。B站平均几分钟一段视频,讲故事得要主题,得有你的思想。

      《晚点》:但现在抖音把小视频的时长也放长到了15分钟。

      陈睿:这是抖音必然会做的。内容是一个巨大的市场,这个市场的宽度跟零售的宽度一样。而内容平台之间唯一的差异是谁的内容好,而不是谁内容长或短。

      但我觉得它很难,移动互联网产品最重要的是效率,当你对某一个领域效率特别高的时候,你对其他领域的效率就会特别低。

      《晚点》:有什么事情是B站能做而字节跳动不能做的吗?

      陈睿:字节跳动可以是一个好的内容平台,但不一定通过社区来实现。而B站永远会是一个社区,因为它已经是一个事实了。

      “在中国低于100亿美金体量的内容平台都会被淘汰”

      《晚点》:B站十年缓慢发展,但今年你说要把B站变成一家高增长的互联网公司。为什么一定要上市?为什么一定要做大?

      陈睿:互联网只有两种产品,优秀的和死掉的。

      B站所在的行业太残酷了,长期来看,在中国低于100亿美金这个体量的内容平台都将被淘汰,一百亿美金意味着公司收入至少要100亿人民币一年。我提的不是一个“目标”,而是我过不了这根线我会死。

      《晚点》:所以你是不想让B站死掉,才想让它做大。

      陈睿:你这么说的话,就太丧了。

      B站增长的动力基本来自于,我希望B站很好的活下去。小国寡民是开心,但你是世外桃源也会被坚船利炮干掉。 很多人会觉得,你曾经很小体验很好,是不是永远不要长大,这个想法很幼稚。猫扑是什么下场。

      晚点》:你进入B站5年,B站最大的错过是什么?

      陈睿:我们国产动画做晚了,如果我们早做一年,就不会有其他家;我们对直播也不够重视,B站是中国最大的游戏视频平台,为什么没做成中国最大的游戏直播平台?

      《晚点》:对此有过什么反思?

      陈睿:假如我不把那么多的精力花在那些鸡毛蒜皮的杂事上,假如我更多去投入战略的思考,去引入更优秀的人,可能结局会不一样。

      《晚点》:当微博视频上线、头条视频上线,你想了什么?做了什么?

      陈睿:非常焦虑。但我们对内容生态坚定的投入,是从2016年微博视频上线之后开始的。 我们2016年内部还在犹豫,大量用户想看漫画、小说,是不是B站应该多元化,从视频平台变成泛内容平台。但自从头条做了头条视频,我告诉团队,video first。头条体量比我们大很多,它做了视频意味着我必须要更专注的做视频。

      《晚点》:为什么每次都等到对手出手,你才下定决心?

      陈睿:B站没有直接的竞争者,但是行业里其他公司的动作,会影响到我的决策。

      《晚点》:这是否和你的性格有关?

      陈睿:我是一个在创业的“血性”方面比较弱的人。但我特别信知识,我认为创业者真正的勇气不是来自血气方刚,而是来自自己的知识。 将帅无能累死三军。我对我的每一个决策都会翻来覆去的想。但它一定是我想了足够长时间之后,对手推了我最后一把。

      《晚点》:如果对手不推你会怎样?

      陈睿:我可能就未必在这时候做。 我和王兴聊天,他提的问题会让我一愣一愣。王兴是一个特别有颠覆性思维的人。我是一个实用主义者,我没事不颠覆,我没事会做很多很多的思考准备,等着最后有人踢我一脚。

      “只要用户站在B站这边,B站一定战无不胜。这是我的信仰。”

      《晚点》:B站的核心战略是什么?实施步骤是什么?

      陈睿:我们未来三年核心战略,一是内容生态,二是产业布局。我们垂直做了动漫和电竞,水平做了PUGC(专业用户生产内容)、大会员、直播、电商、线下活动。 做平台性公司,需要“布闲棋下冷子”。现在除了网易跟腾讯,已经很少有公司比我们业务更宽了。现在需要增强的是每个业务的执行能力。

      《晚点》:B站的终局是什么?

      陈睿:not only online,最终会是一个文化品牌公司。就像迪斯尼最早是一家漫画或电影公司,但最终它是一家文化品牌公司。

      《晚点》:你今天带领B站打生死战役,和你之前必须让猎豹活下去的求生欲有什么不同?陈睿:做猎豹内心最大的牵挂是团队,这帮兄弟得让他们发财。做B站不太一样,确确实实内心最大的成分是因为爱。

      《晚点》:你是否担心B站会像金山一样,不会死,但也不会有持续漂亮向上的曲线。

      陈睿:能把B站做成金山那样我就成功了。三十年之后,有多少公司还会活着。 一家公司要成,它需要收集七颗龙珠才能召唤神龙。一家公司不成,你知道是七颗龙珠没集完,但你永远无法证明,它缺的是哪颗龙珠。 但只要用户站在你这边,你必将战无不胜,只要用户站在B站这边,B站未来一定是战无不胜。这是我的信仰。

      《晚点》:这是社区独有的战争形态。陈睿:这是人民战争。

      “俄罗斯方块告诉我们犯下的错误会积累,获得的成功会消失”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46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