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二次元走向短视频,2019年动态漫画会迎来爆发吗?

      进入2019年,动态漫画这个老概念,突然被反复提起。这种介于漫画与动画之间的内容形态,被赋予了极高的期待。

      年初,腾讯动漫开设了“漫动画”频道,上线了《19天》《狐妖小红娘》《小绿和小蓝》等多部动态漫画作品,总播放量超过四亿,其他平台也开始纷纷尝试制作动态漫画。

      经过了早期跑马圈地的阶段,又经历了去年行业内的种种动荡,漫画平台急需一种新的方式来助其拉新,稳定局面,抵消掉削减流量漫画内容以及教化用户转向内容付费时减少的流量。

      同时,短视频的爆发,也让更多视频平台将动态漫画视作丰富自身内容种类的重要尝试,毕竟对于年轻人来说,消费动漫内容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不再有人认为,动漫只是小孩子才看的东西。

      最初,动态漫画是作为漫画IP的放大器而出现内容形态,但似乎在今天,它正在被赋予更多的功能和意义。

      “现在行业内认为动态漫画是漫画内容对视频的连接,这是我们成立公司时就想促进的。”2015年,南宫泓从美国回来成立了燃也文化,燃也成为了中国最早制作动态漫画的公司之一。

      在国内,漫画市场从出版跨越到互联网,有很大的断层,漫画平台的曝光量一直都有局限,而且阅读漫画的核心人群不仅总数较少,和其他圈层的交集也不多。“动态漫画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内容沉淀在漫画平台上,但是只沉淀在漫画平台上,没有扩展到其他圈层。”

      作为重度的漫画爱好者,南宫泓很清楚漫画——尤其是页漫的阅读门槛,很多人不看漫画,也看不懂漫画。“既然没办法建立新的平台把圈层打破,我们就想能不能通过新的筛选认证的方式,把一些内容搬运到有流量,有新人群的媒介上去。”南宫泓说。

      最早的一次尝试的《这个包公不太行》(以下简称《包公》),当时这部作品只在线下出版,没有线上连载,在南宫泓和团队推出动态漫画版《包公》之后,在有妖气上线的《包公》漫画迅速冲进了排行榜的第三名,创造了当时的新作登榜最快记录。

      《包公》的成功让燃也确认了动态漫画的价值:让好的漫画内容,让更多不看漫画的人看见。“动态漫画不是动画的降级,而是漫画的升级,听上去好像一样,但从产业上来说完全不一样,只有在漫画阶层上有足够的内容存量,才有可能在以漫画为源头的产业链上站住脚。”

      一般来说,做过动态漫画的漫画作品,能够做成动画的几率高很多。因为能够让更多人接触到作品所描述的故事,并且能够帮助了解作品适合的圈层人群在哪,从而促进口碑的发酵。2014年《包公》的三集动态漫画取得不错反响之后,2017年有妖气推出了制作更精良的动画版《包公》。

      南宫泓介绍,在日本,动态漫画作为漫画到动画之间的运营环节,已经做了很多年,很多作品的出版宣传、动画宣传,开始都是动态漫画。但因为产业太过成熟,成熟到让人忽视了这些中间环节,直接看到最终令人羡慕的成绩。

      “其实从漫画和动画两个台阶中间差的非常高,很难一步跨上去,动态漫画就是在这中间垫一个小的台阶,帮忙验证未来是否有风险,给大家一个试错的机会。”南宫泓说。

      动态漫画的制作成本一般只有动画的几分之一,这意味着投资的风险更低,而且由于画面简单,也更能让观众把注意力集中在内容本身上。“动态漫画没有像动画一样,把画面的表现力提到很高的位置,而是把故事的传达性提起来了,当观众观看相对简洁的画面的时,一定对故事的要求特别高,如果不能被打动,就会立即脱离。这也是动态漫画验证的内容。”

      前几年,流量漫画占据了很大的市场,内容同质化严重,更有独特性的作品面临更多的杂音,很难被更多的人了解到,但随着用户的成长,他们对优质内容的需求正在变得越来越高。

      “我相信人们对好内容的判断能力是存在的,尤其是现在好内容稀缺的环境下。只要有特色,用户是愿意跟随的。”南宫泓说。“每次媒介变化都是让不同的受众再一次接受这个故事核心。”

      燃也近几年签约的漫画数量并不多,但始终秉承着这一理念,把作品的独特性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,南宫泓自己在微博上也说过,不太相信大数据指导创作。“数据之所以产生,是因为有作品触发,所以得到的数据已经是结论了,标签能让你触达到更多用户,但是用户是否跟随,还是跟质量相关,有时标签给了一个好的起点,但也可能导致同质化更严重。”

      现在燃也挑选签约作品,就是发现一个有风格的作者,让他在自己的风格上充分施展,“我是觉得国内不缺好的创作者,但当他们进入创作之后,没有人陪伴他们。而在日本编辑是传承的,大方向始终贯穿一致。”

      南宫泓介绍,燃也会帮助每个作品找到属于自己的节奏,虽然漫画作品多是连载更新,但燃也会注意整体内容的满意度,保证每一个人从头看的时候,都会有很好的心流体验。

      “我们要保证每次更新和大的心流体验能够匹配得上。所以有些地方注定流量不会高,因为那里是起承转合的地方。”南宫泓说。

      有了好的漫画内容,下一步就是利用动态漫画的形式,把作品推到不同的圈层之中。“动态漫画就像是青春期,你不可能指望一个孩子直接变成成人,所以当一个作品还没有太多人认定它的价值时,怎么让它接受更大的考验,那就是让它以动态漫画的形式在市场上跑一下,看看效果。”

      动态漫画承担的最重要的任务,其实就是出圈,打破固有的漫画阅读人群。所以燃也在挑选作品时会更注重影视化的脚本,以满足习惯于看影视的人群。这样的内容也更容易进行进一步的IP开发,目前,燃也有多部作品的影视化开发,都在稳步进行中。

      “现在漫画很难开发,国内的影视体系还没有理解要怎样解读年轻人对真人内容的需求,一旦这个通了,行业就会非常快的链接起来。”南宫泓说,“我们只要把基础内容维护好,不要为了流量把值得保存的东西冲掉了,这就够了。”

      动态漫画在短视频端的尝试,燃也进行地也很早,现在几乎每一家动漫平台,都意识到动态漫画和短视频内容形态上的契合。

      “我们成立的时候是想从漫画的角度推进动态漫画,但现在也在积极对应视频渠道的相关需求。如果不强调动态漫画是隶属于动画,其实动态漫画能承担的传播内容的职责很大。”南宫泓说。

      这一方向目前做出尝试较多的是腾讯动漫,今年主打的“漫动画”的概念,主要就是为了配合内容在短视频平台上的传播。超竞集团新文创事业部总经理、漫动画项目负责人黄恂恂在接受三声采访时曾表示,“漫动画”的要求是在三分钟时间内有清晰的起承转合和故事发展,而不是像过去的动态漫画一样,按照漫画故事线推进。

      不过整体来讲,短视频平台对动态漫画的探索才刚刚开始,究竟要怎样定位动态漫画在平台中的品类,以及怎样生产更符合短视频平台的内容,还处在不断进化磨合的阶段。

      可以确定的是,动态漫画能够让更多作品被更多人看见,这个基础功能不会变。

      作者:赵思强

      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”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28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