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招主播做电商,MCN正在求变

      2018年强势进军短视频的直播公会们现在大多正在收缩短视频业务,过去专注于短视频、趁势崛起的头部MCN机构则开始做起了直播。造成变化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一句——MCN苦变现久矣,难赚钱仍是阻碍MCN机构持续发展的一道坎。

      在内容成本加剧、红利不断消退的如今,风潮过后,MCN需要变化,也不得不变化了。

       

      01.直播公会收缩短视频业务?

      2019年,短视频行业的风口正在缩小,昔日兴奋的入局者们正在改变。

      近日,某MCN机构人士向场妹透露:公司正在调整业务,压缩短视频内容、运营的投入。

      该机构过去曾是直播公会, 在短视频迎来爆发后, 顺势转型为MCN ,但随着短视频内容风向朝优质化转变,内容投入成本越来越高,长期以往不堪负重,不得已,该公司选择调整业务,压缩短视频内容板块。

      这样的例子并非个例。

      “公司内部调整,不太愿意继续投钱做内容,太烧钱了。”另一家MCN机构的运营人员也向场妹透露道,他们最近正在经历业务变动,公司正在收缩短视频内容的相关业务。

      他表示主要是前期规划没做好。“前期一直在烧钱做内容,做到后面发现不好变现。”他认为,应该一开始就瞄准电商垂类的内容,这样容易进行变现。

      该机构同样是直播公会转型做MCN机构,2018年,在短视频各大平台进行补贴时,他们抢先入局,拿到了短视频补贴的第一桶金。

      之后,利用在直播行业积累的优势,他们迅速签约了不少短视频达人,也开始投入资金孵化内容IP,渐有起色。但现在因为遥遥无期的变现难题,公司选择重新规划。

      事实上,根据场妹了解,当初高调进军短视频市场的直播公会,大多都在收缩短视频业务,只有头部公会还在加大对短视频的投入。

      不过,公会们也不再像2018年疯狂地烧钱做内容,而且相较于从0开始孵化账号和内容,有公会更倾向于签约已有一定粉丝基础及内容制作能力的红人账号,帮助其更上一个层次。

      大家都看得到,短视频的热潮不像去年那么猛了,做内容实在烧钱,有一些看不到变现的方向,那还不如选择更有把握的。”某直播公会与MCN机构的相关负责人如此说道。

       

      02.头部MCN入局直播

      嗅到变化的并非只有直播转型的MCN机构,行业内的原生MCN机构也开始了除短视频内容制造之外的新尝试:直播。

      直播公会开始收缩短视频业务、减少内容投入的同时,原生的MCN机构则开始入局直播。直播公会与MCN机构,故事的结局似乎有些相似。

      场妹了解到,不少国内头部MCN机构都已成立直播部门,将机构旗下的达人输送至直播平台,甚至对外招募大量主播。

      还有一部分处于观望态度,但也释放出会考虑做直播的信号。

      以洋葱视频为例,作为知名MCN机构,曾培养出“办公室小野”“七舅脑爷”“代古拉K”等头部短视频达人。最近,洋葱视频发布了《下一个百万粉丝主播征集令》,对外招募超400位直播达人。

      报名入口需要填写个人资料之外,还有“才艺特长”“生活照”等选项。在招募公告中,还有“优秀主播可往IP艺人方向培养”等字眼。

      场妹了解到,某MCN机构考虑让头部红人们入驻直播平台,这些在短视频平台上已有千万粉丝的短视频红人优势很明显,他们的粉丝基础大,也已经积累了较大的知名度,因此跨界做主播也必然会有粉丝跟随。

      另外,一些MCN机构已经让旗下中腰部短视频达人在直播平台上开通直播,让他们先试水直播内容。按照他们的计划,头部短视频达人的孵化难度太高 ,旗下那些没能成为头部的短视频达人与其在短视频领域挣扎,不如让她们转型主播。

      但隔行如隔山,头部MCN机构虽然具有成熟的红人孵化体系及内容生产能力,在直播领域,多数MCN机构没有任何经验,入局直播可能会面临一些挑战。

      正如2018年,主播在拍摄短视频的时候出现不适应的状况,短视频达人在直播时亦容易“水土不服”,而且这个现象可能会比主播的转型更严重。

      直播与短视频终究是不同的形式,短视频有剧本、可以重复修改调整,生产的是作品,短视频对于红人的要求更多的是表演能力;直播则没有彩排,讲究实时互动,这更考验红人的才艺、互动能力等,达人转型主播远非一日之功。

      这必然是一条艰难的道路。

       

      03.补贴红利在消退

      直播公会收缩短视频业务,MCN机构试水直播归根结底还是一句——MCN苦变现久矣,变现难题仍是短视频难以逾越的一道坎。

      随着短视频行业步入成熟期,过去的红利在消退,内容成本增加,变现难题愈发明显

      回顾2019年以来涨粉迅速的达人,诸如“名侦探小宇”“灵魂当铺”“暖男先生”,在短时间内快速涨粉的无不是精心制作的优质内容账号。

      短视频的内容风向已经改变, 过去那些仅依靠自拍或一段魔性BGM实行快速涨粉的例子,2019年之后鲜少见到。

      短视频内容精品化是行业必然的趋势,作为行业探索者,MCN机构对于内容风向的感知向来敏锐,早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,很多MCN 机构就开始打造剧情向纯内容账号,在内容为王的时代,想依靠优质内容快速涨粉,打造IP。

      但这条路对很多MCN机构来说并不好走,一大压力是过高的成本。根据某MCN机构透露, 包括演员场地道具费用在内,团队打造一集精品短剧的成本在一万到两万之间。

      如此高昂的成本,长期投入对于非头部MCN来说负担过大,一个内容IP的走红除去内容本身,运气因素也占一定比例,精细制作的优质内容,投入市场后,能不能擦出火花亦不能打包票。

      此外,情景喜剧、悬疑类短剧这类纯内容IP变现周期过长,往往只有等IP发展壮大后才能考虑变现,变现方式也相对单一。

      广告和平台补贴仍是这类内容的主要变现方式,但现在这两者也渐趋平稳,难以支撑IP持续发展。

      2018 年抖音爆火之后,品牌对于短视频的广告投放热情高涨,抖音红人的广告报价也跟着高涨,但近来,品牌对于抖音的广告热情有所衰退,有多家商家表示在抖音投放的广告转换率低于预期,如今商家对于抖音的广告投放比原来更加谨慎。

      除去广告,过去平台补贴也是MCN的一大收入来源。各大平台曾经怒砸补贴MCN机构,掀开了短视频高额补贴的序幕,很多直播公会也自那时起转型MCN 。

      2019年以来,一个明显的现象是平台补贴正在减少,平台对内容的审核力度在加强。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就发起了达人清退计划,清退一部分达人。过去即便没有打造出知名IP,还能有平台补贴均摊成本,现在这样红利正在消失。

       

      04.做离钱更近的事情

      短视频走到今天,已经度过了野蛮增长期,对于MCN机构而言,现在正是冷静下来,重新规划方向的时候,比起盲目投入内容扩张流量,更应该审时度势,做离钱更近的事情。

      根据场妹了解,比起情景喜剧,悬疑短剧这些纯内容账号,现在MCN机构更倾向于穿搭、母婴、美妆这些垂直领域,这些领域尤其适合做电商,更容易变现。

      2018年下半年以来,短视频和直播行业就刮起了一股电商的风潮,散打哥一天带货1.6亿,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掉15000支口红,一个个数据刺激着人们的神经。以致于不管是公会还是MCN,以短视频为主还是以直播为主也许众说纷纭,但在发力电商这件事上大家意见却出奇的一致。

      目前来看,搭上电商这辆快车确实是MCN 机构解决变现难题的可选之路,MCN机构急于开拓直播业务,或许也有借此发力直播电商的考量。

      时代的每一场风口到来,处于风口的人总是会走得容易一些。

      但风潮终有褪去的一天。大浪淘沙,当短视频行业的红利慢慢消退,MCN机构需要改变,也不得不变。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20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